Pei Ketron访谈

访谈Portrait of Pei Ketron by alan evans

Pei Ketron

摄影师,Instagram帐户:@pketron(786000位关注者)

 

 

 

 

 

 

 

我们希望通过对摄影影响者的采访,了解他们的作品以及如何利用自拍人像和自拍照。在这一系列访谈中,我们采访了Pei Ketron。Pei是一位教育工作者和摄影师,其旅行和商业摄影作品已在世界各地被使用;她曾在Sante Fe Photo Workshops等机构教书,并在诸如Adobe MAX和SXSW等会议上演讲。她在互联网上有一个个人作品网站,其Instagram订阅源拥有近80万个关注者。

David:Pei – 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您在旅游和商业摄影方面的成功深具启发性,您能否先告诉我们的读者您如何开始投入摄影的?

Pei:当然可以。我的背景实际上是在教育方面,我从事小学特殊教育已逾10年之久。摄影最初只是一种爱好,从我在布拉格大学读书时开始。

Pei:在那段时间里,我有一台傻瓜相机,我给它装上了伊尔福黑白胶片后,便出门在布拉格城里拍照。我会在清晨早起去拍照,我追逐光线,并做了所有摄影师做的事,但却对此毫无意识。布拉格之行后,一些家人朋友看了我的照片,说道:“你知道吗,你真的很会拍照。你的眼光好,应该学习如何摄影。”他们借给我一台胶片单反,然后我在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上了一门黑白暗房的课,学会了如何使用它。我在那时学到了快门速度和光圈是怎么一回事。之后,我去了研究生院,但胶片摄影太贵了,幸好那时数码相机开始变得比较便宜,也更容易使用了。

作为一名专业摄影师,Pei很自然地成为了朋友聚会时的摄影者。就像许多人一样,她发现照明不佳时,曝光变得很难处理,因此经常将摄像头放在面前对焦并设置曝光,而不依赖于手机摄像头的自动设置。

我买了一台数字傻瓜相机。我可以用它做很多练习,并尝试不同的设置,不用担心浪费胶片。我从查看喜欢的图像的EXIF数据中学到了很多东西。

David:那是您第一次开始从事数码摄影吗?

Pei:是的,2003年,当我还在研究生院学习时,我买了一台数字傻瓜相机——佳能PowerShot G3,我可以用它做很多练习,并尝试不同的设置,不用担心浪费胶片。我喜欢称自己为“互联网学生”,因为我从网上以及在线认识的人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我从查看喜欢的图像的EXIF数据中学到了很多东西。在那段时间里,我还是一名全职教师,我会为了课堂需求而给我的学生拍照,而其中许多人也有一些特殊需要。当我拍出一张不错的照片时,我会把它寄给学生的父母,许多父母没有孩子的好照片,因为这种关系很难发展起来,并了解您需要好好地拍摄有特殊需要的人。

David:所以,那变成了您的业余活动?

Pei:是的。学生的父母通常很高兴,并问我能否雇用我为她的孩子拍摄人像,后来,那些人像摄影变成了婚纱摄影。那时候,我还不太了解把摄影当作一种职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只知道通过这种途径利用摄影赚点钱,当然,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摄影师。我的婚纱和人像摄影业务获得成功之后,我就有钱可以购买摄影装备了。因为我在赚钱,所以有正当理由购买相机和镜头,夏天旅行的经费也有了着落,于是我立下了每年都要出国一次的目标。

David:您的婚纱摄影业务是如何运作的?

Pei:虽然我的婚纱摄影客户总是对我的作品感到满意,但这并不是我所热衷的事情,我真正喜欢的是旅游摄影。我从旅行中带回的图像会让人们停下脚步,并惊叹地说:“哇!”您在照片中传达您对于所拍事物的激情和热爱,但我觉得我对婚纱摄影就是没有那种热情。那时,我专注于建立一个旅游摄影作品集,希望这对未来的业务有所助益。

Instagram推出时,对我而言是一个很好的机缘。那时,我已经做了10年的摄影师。Instagram很早就在博客中发表了一篇关于我的博文,因为我是第一批以艺术方式使用该平台的人之一。

David:您如何过渡到婚纱摄影以外的领域?

Pei:Instagram推出时,对我而言是一个很好的机缘。那时,我已经做了10年的摄影师,这意味着我已经了解摄影,我只需要学习使用这个新工具来拍照,并通过这个新平台分享照片即可。在早期的Instagram中,您必须使用它的应用程序拍照。即使后来Instagram开始允许人们从自己的相机胶卷中导入照片,在前六年之间,我仍然坚持使用iPhone来拍照。Instagram很早就在博客中发表了一篇关于我的博文,因为我是第一批以艺术方式使用该平台的人之一,我想,这就是我从一开始就与众不同的地方,我实际上是试图在艺术层面上推动那个平台。他们把我放在他们推荐的用户列表上,从而帮助我建立了如此广大的受众。

Instagram是一个快速发展的平台,我在那儿非常、非常迅速地获得了许多关注者,我就是那个在适当的时间出现在适当地点的适当的人。可惜的是,那时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今天已经不会再度发生了。

通过Instagram,我与更多元化的客户建立了关系,他们会雇用我从事旅行和拍照等事情。最初,在Instagram上,大多数客户都是旅游局,而我收到的邀请都是前往像约旦这样遥远的国家拍照,然后在Instagram上分享,一个人们梦寐以求的工作!

David:好极了!您认为这是您的工作成果,或者是受众的价值?还是两者兼而有之?因为它们是相辅相成的?

Pei:我可以肯定的是,他们雇用我的部分原因是为了接触我的受众,但我想,这也是因为我的作品质量。就技术层面而言,一些早期工作对我来说甚至都不算是工作,而是一种曝光机会,因为他们当时在Instagram上没有收费影响者。我是第一批涌入Instagram的影响者之一,影响者必须让代理商和客户了解市场和客户/摄影师之间的关系。在他们之中,许多人必须了解我们的工作实际上是有价值的,他们应该为此支付酬劳。当然,您让我飞去新西兰或澳大利亚,并支付我的开销,但是,我也因此花了一个星期以上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内我原本应该在挣钱的;我也为您创造了许多内容,帮助您建构品牌,这些工作都应该得到报酬。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公司和品牌开始支付酬劳给影响者。

我想,我在Instagram上拍摄、分享的非人像作品中,可能大约75%是用我的iPhone完成的。如果我不是胶片摄影师,我的作品将会有99%左右使用iPhone拍成,因为我不想再携带数码单反了。

David:与更大的独立式相机相比,您现在使用iPhone工作的百分比是多少?

Pei:今年,我一直在分享我的中画幅人像,所以这个比例有点偏了,我想,我在Instagram上拍摄、分享的非人像作品中,可能大约75%是用我的iPhone完成的。

David:鉴于iPhone摄像头的改进率,您能否想象在一年、两年或五年后,景深模拟会变得很好,足以让您用iPhone拍摄一切事物?

Pei:我觉得现在的景深模拟实际上非常好,而且我知道它会变得更好。我还在使用中画幅相机的真正原因并不在于技术问题,因为使用数码相机,包括数码单反相机在内,您真的无法实现与胶片完全一样的样貌。我就是喜欢胶片摄影,所以,我认为我不会完全舍弃胶片。

David:iPhone在您的非胶片摄影中的作用是怎样的?

Pei:如果我不是胶片摄影师,我的作品将会有99%左右使用iPhone拍成,因为我不想再携带数码单反了。我几乎可以用iPhone做我想做的任何事情,而且我学会了一种拍摄方式,基本上可以完成我想做的任何事情。

很多时尚和生活艺术方面的Instagram用户把自己营造成一个品牌,并据此创造了其整个帐户的内容。

David:您认为自拍在您的工作、成功,或您的受众中扮演着多重要的角色?

Pei:我会说,自拍的角色分量相当小,因为我自己并未经常出现在我的订阅源中。很多时尚和生活艺术方面的Instagram用户把自己营造成一个品牌,并据此创造了其整个帐户的内容。我理解这样做的价值,我可以欣赏他们所做的事情,但这不适合我,因为我不喜欢出现在镜头前。

Pei:然而,我很早就通过自拍人像学到了很多关于摄影的知识,那时,我从设置相机的计时器和玩着相机的参数中了解摄影,但这大多是在Instagram之前。在Instagram上,我很少使用定时器拍摄自拍人像,在我的Instagram图库里,超过4000张照片中也许只有五张。

Pei:我和侄女一起做的自拍人像系列是我多年来投注了许多心血的系列之一,这是一个偶然间发展出来的系列,后来却真的成了一回事了。当我姐姐还怀着我侄女时,我就和她一起对着镜子拍照了,我的侄女在Instagram推出三个月后出生,时机非常完美。7年来,我不时在这个系列中添加作品,并且妥善地使用#peiplusruby标签将其汇编起来。这个系列非常受欢迎,尤其是那些多年来一直关注我的人。

Pei个人最喜欢的自拍系列之,是她多年来在镜子里与她的侄女合拍的照片。您可以在Instagram的#peiplusruby标签中看到一些作品。

David:这些照片显然是用主摄像头拍成的,那纯粹是因为主摄像头的质量更好吗?

Pei:是的,不过我这样做是因为我把摄像头对准镜子而不是我自己,所以在逻辑上是有道理的。

前置摄像头的质量不是很好,但它也在日益改进了。我拍了很多集体自拍照,每次我和一群朋友出游时,通常都是我对着我们这群人自拍。

我也会用前置摄像头自拍,但这些照片通常发布在Facebook,而非Instagram上,如今,我或许也会在Instagram上发布这样的照片,前置摄像头的质量不是很好,但它也在日益改进了。

David:当您对着不同肤色的人拍摄集体合照时,您是否曾遇到过前置摄像头方面的问题?

Pei:我拍了很多集体自拍照,每次我和一群朋友出游时,通常都是我对着我们这群人自拍。我待会儿会在一秒钟后回答您的问题,我现在只想先提一下,当我还是一名老师时,我有一个和我在同一年开始教书的同事,我们一起工作了十年,但就在我停止教书不久后,她却去世了。那时我回头翻寻我们的合照,却一张照片也没找到。我认识她十多年了,却没有一张与她合影的照片。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我真的很难过,所以当我和朋友一起时,我开始把自拍变成非常重要的事。

我们晚上7点吃晚饭,10点走出餐厅,天黑了,我们身旁只有路灯。即使照片上会出现很多噪点,甚至可能会有点模糊,我们还是会拍照。

回到您的问题,前置摄像头与后置摄像头面临了相同的挑战。它们经常对着阴影曝光,然后高光位就爆光了,前置、后置摄像头都是如此。因此,当我自拍时,我仍会通过轻点屏幕来对焦,就像使用普通相机一样。为了解决过度曝光的问题,我经常会轻点一张肤色较白的脸,以避免面部过度曝光。

David:很有趣,因为这些正是人们遇到的问题,也是必须设法解决的问题。摄像头公司正在试图弄清楚如何神奇地同时校正深浅不一的肤色,这可不是个小问题。

Pei:是的,特别是人数众多的团体照片更是如此。为了拍摄这种自拍照,我必须站在距离群体稍远一点的地方,以便将每个人都摄入画面中,所以我通常会轻点自己的脸,因为它是最前面的那张脸。

David:那讲得通。说到面孔,您是否经常使用摄像头的任何美化功能或应用程序来自拍?

Pei:我知道iPhone摄像头没有内置任何东西,所以我没有使用这些功能,但我已经在其他智能手机上看到它们了。我看到它们如何工作,有时它们可以使粗糙的皮肤变得细致些。

David:这将如何影响前置/后置摄像头技术的发展?您对此有任何想法吗?或者还有什么东西会改变您的摄影方式,或摄影行业的运作方式?

Pei:我想,随着前置摄像头的发展,我会对我的自拍更满意。很多自拍照都是在光线不佳的条件下拍出来的。作为摄影师,我可以在日常生活中对光线做比较周到的处理,并在合宜的光线条件下拍照。但是自拍就不一样了,我们晚上7点吃晚饭,10点走出餐厅,天黑了,我们身旁只有路灯。即使照片上会出现很多噪点,甚至可能会有点模糊,我们还是会拍照。但随着摄像头日益发展,这些图像变得越来越好,我期待看到它们继续改进。我不认为我自己的拍照风格会有太大差异,我不会突然纯粹为了把自拍照添加至订阅源中而开始自拍,因为自拍照不是我在作品集中分享的东西,作为摄影师,这不是我的优先事项。我不会因为前置摄像头变得越来越好而改变我的摄影风格,但是,我非常欣赏后置摄像头目前正在日益精进的事实。

David:Pei,谢谢您接受采访,给了我们如此丰富的内容,非常感谢您与DxOMark读者分享的所有好信息。